淘气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淘气堡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如何让提速降费落地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16:27:19 阅读: 来源:淘气堡厂家

如何让“提速降费”落地

在李克强总理坦承“中国是世界上第一大手机拥有国,但网速在世界仅排名80多位”,公开呼吁网络通信提速降费,并通过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多项措施促进宽带网络提速降费后,三大电信运营商才扭扭捏捏地调降了手机流量费和有线宽带资费。

在李克强总理坦承“中国是世界上第一大手机拥有国,但网速在世界仅排名80多位”,公开呼吁网络通信提速降费,并通过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多项措施促进宽带网络提速降费后,三大电信运营商才扭扭捏捏地调降了手机流量费和有线宽带资费。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又印发了《关于加快高速宽带网络建设推进网络提速降费的指导意见》(下称《意见》),再次提出大幅提高网络速率,有效降低网络资费,并公布了网络建设投资规模等一系列硬指标。  这让消费者隐约看到,高速网络与合理费用的美好时代似乎快要到来了。但实际上,短时间内,提速降费仍是一件看上去很美的事,或许资费水平略会下降,但那也只能将其当成运营商们的一次节日促销派送而已。

因为,有三个让人“头晕”的问题不解决,如何真正提速降费就很难理出一个明确的头绪。  第一个让人“头晕”的问题叫资费设计。笔者日前出差外地,手机提示资费不足,充值100元,两天不到,即告再次资费不足——仅仅是发几条短信、打两个不超过3分钟的电话、浏览不长时间的微信。钱怎么扣掉的?笔者自己说不清楚,随后多番查询也还是一笔糊涂账。五花八门的资费标准、千奇百怪的套餐设计,消费者购买时“眼晕”,消费后“头晕”。因此,简单化的资费标准、易查询的售后服务,是降费的前提,只有在此基础上,才能实现轻轻松松、明明白白的消费。  第二个让人“头晕”的问题叫执行标准。电信通讯领域的标准问题早已一团乱麻,这也是“三网融合”喊了很多年而实际效果寥寥无几的主要原因。其背后根深蒂固的利益纠葛和权力纷争,让普通消费者乃至管理者自身都在“头晕”。以手机电视的标准为例,早在2007年,笔者就著文认为:“手机电视的标准混战,已经成为制约中国手机电视发展的最大羁绊。”广电总局力推CMMB(现在扩展为“CMMB+AVS”)、信产部支持TMMB、部分地方试验欧洲标准DMB、中移动联合7家厂商研发MBBMS、中国标准化协会多媒体通信广播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主推TD-SCDMA、一些芯片商支持DVB-H和DMB……纷繁复杂的电信通讯标准之争历经十余年仍然一团乱麻,这使得一些拿到IPYV牌照的企业不知如何是好。《意见》提出要“深入推进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。全面推进‘三网融合’,2015年年底前将实施范围扩大到全国”。洞见深刻,也直指问题核心,但结果如何还待观察。  第三个让人“头晕”的问题叫过度竞争。事实上,电信通讯领域的问题根源一直以来都是源自垄断,但有意思的是,通过多年发展,却形成了一种错位垄断和错位竞争的结局:在该垄断的地方竞争激烈,例如标准之争就是典型案例;在该竞争的地方仍存垄断。在这样的局面下,提速和降费成了一对矛盾,想提速就别在意费用,怕花钱就别要求网速。  综上,这些让人“头晕”的问题,实际上其根源在于电信通信领域缺乏真正市场化的竞争,这种成熟的市场化表现在两个方面:一是该竞争的领域充分放开,二是该政府承担的公共建设和服务以及监管都要明确职责。对市场化,《意见》提出要充分发挥民间资本的创新活力,推动形成多种主体相互竞争、优势互补、共同发展的市场格局。并为宽带接入业务、移动通信转售业务开放明确了目标和时间表,这些都值得市场期待。因为只有真正实现成熟的市场化竞争,提速降费才能成为必然结果,否则,靠政府喊话实现提速降费,从市场化的角度,怎么看都有点怪异。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