淘气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淘气堡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陆川两堂兄弟因修路结怨结局坐牢破财两败俱伤知心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20:00:29 阅读: 来源:淘气堡厂家

陆川两堂兄弟因修路结怨 结局:坐牢破财两败俱伤

俗话说,路通财通样样通。可对于陈光明和陈进财来说却不是这样,路通了,但带给两人的却是:一个坐牢一个破财。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  要修“衣锦还乡”路  陈进财是陆川县温泉镇人。从结婚那时起,他就和妻子分好工:妻子在家开药材铺、兼顾家庭,他在外闯荡挣钱。经过十多年的拼搏,陈进财已是名如其人,进财多多,成为村里的首富。他把老家的旧宅拆掉,在原址上重新建了一栋漂亮楼房,成为村里的“第一楼”。同时他还在陆川县城买了一栋大楼房,想把全家接过去。但他的父母坚持留在老家,于是他买了一辆五菱面包车,时不时带着妻子、孩子回来看父母。他家的风光旁人都看在眼里。  陈进财还有一个心结,就是回老家有一段路窄而破烂,开车过去又慢又颠簸,妻子、孩子曾抱怨,路再这样破破烂烂的就不回去了。  陈进财则表示,路不好可以扩道修路,衣锦还乡是一定要的。陈进财认为经过这段路的有几户人家,其中有一户是堂兄陈光明,路扩修好了,这几户也都可受益,受益的人应当出点钱。同时他打听到,那一段窄路两边的田地其中有一片地也是堂兄陈光明的。他大喜过望,希望从堂兄那里先搞掂筹资征地的事,其他的就好办。  修路不成兄弟结怨  2007年春节期间,陈进财回老家找到陈光明商量修路的事。陈光明说:“要修你就修,但我没钱,有钱我早就拿去建房了。征地我同意,但别家要多少钱一亩我就要多少。”陈进财没想到碰了一鼻子灰,气呼呼地走了,他没有再找另外几家商量筹资之事。  陈进财决定先征地,但也碰到了麻烦,对方要10万元一亩。10万一亩差不多是县城内的价格了。陈进财向对方解释,但对方就是死活不松口。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陈进财估计背后有人在搞鬼,他暗暗派一个人打听情况,得到的反馈是:陈光明偷偷联合那几户人家统一口径,转让田地要价10万元一亩,一分钱不能少。  陈进财找到陈光明责问,陈光明不承认有这一回事。两人吵了起来,还各自操家伙就要动武。村干部闻讯赶来劝解才平息,从此两人结下了怨恨。  在之前,陈进财在众人面前拍过胸口说要修路的,如果修不了,他觉得这在乡亲们面前很丢脸。他去找村干部,要他们协助征地修路的事,村干部满口答应。好在征地不多,经过努力,对方终于让步,价格降了一些。这件事总算落实完成。  你拦我阻纵火烧车  几个月过去了,一条宽广平坦的石渣路出现在陈进财老家的田野上。路好走了,陈进财回老家的次数更频繁了。今年年初,一次他回老家,遇到陈光明坐在一辆农用车里,车上满载着饲料。陈进财了解到,陈光明现在养了好几头大肉猪了。陈进财听了气不打一处来:“有钱养猪,无钱修路,还算计占我的便宜。”于是拦着不让陈光明的车过。陈光明也发了火,双方僵持了很久。  此后,陈光明又拉了一车饲料回家,陈进财知道后在路上阻拦,两人又动起手来,村干部及时赶到息事宁人。事后陈光明心想:你不准我的车通过,我也不准你的车通过,看谁厉害。于是他在靠近陈进财老家的路中央立了一大块水泥板,致使两轮车能通过,四轮车无法通过了。4月30日中午12时左右,陈进财驾驶他的五菱面包车经过该处,他下车把水泥板拔起丢一边,就开车过去。陈光明看见了,便从家中拿了一大桶汽油和一把钩刀冲出来,并在路上拦住了陈进财的车,双方又吵了一架。陈光明一怒将部分汽油倒在车头护拦及挡风玻璃的位置,留了一部分在胶桶。陈进财忙和妻子、儿子下车。陈进财对陈光明说:“有本事你就烧车。”陈光明便把剩下的汽油从敞开的玻璃窗处倒在驾驶室里,接着用打火机伸入驾驶室点火。汽油着火爆燃,气浪把陈光明冲倒在路边,把他的手,脸、颈等处烧伤。  当时陈进财的侄子陈某也从家里冲来,陈某用手机拍下陈光明烧车的过程。接着陈进财和妻子分别用手机报警以及向村干部报告。  坐牢破财两败俱伤  村治保主任和派出所民警先后来到现场,那辆五菱面包车已被烧了一半,因火势太旺,大家无法救火,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它烧得只剩下一个铁壳。民警简单了解一下情况,对烧毁的车辆照了像,接着把陈光明带去医院做烧伤治疗。  之后,陈光明对作案过程供认不讳。5月12日,陆川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批准逮捕了陈光明。8月初,陆川县人民检察院将此案向法院提起公诉。根据量刑幅度,陈光明应当被判处3年以上7年以下的有期徒刑。至于烧毁的五菱面包车,经陆川县价格认证中心估价,损失价值37717元。  造成这个局面,陈进财和陈光明都是输家。陈进财虽然有钱,但买回来才15个月的车就这样变成废铁。陈光明也显得后悔,他曾对办案的检察官说:“我太冲动了!家里的老小就靠我打工攒钱养活,现在猪养不成了,我又在牢房里,今后家里人怎么过啊。”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