淘气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淘气堡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下一个十年我们准备好了吗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16:55:34 阅读: 来源:淘气堡厂家

下一个十年 我们准备好了吗?

在中国入世10年之际,世界经济形势发生了根本性变化,未来一段时期,中国经济的外部环境和内部环境也将随之发生巨变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如何才能保持我们在入世之后取得的辉煌成绩,并把它一直延续到未来10年、20年甚至更长时间?国务院参事、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汤敏提出了自己的思考。  统计显示,过去几十年,全球有16个国家和地区每年GDP增长能达到7%以上,而且连续保持20年之久。在这16个国家中最后能够从中等收入国家变成高收入国家和地区的只有6个。也就是说,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国家尽管可能会保持几十年的经济高增长,但也可能在某个时候出现问题。汤敏认为,从这个意义来看,今天当我们回顾入世10年所取得的经济成就时,更应该看看今后10年甚至更长一段时期中国经济的发展之路。  汤敏认为,如果把未来10年的中国经济发展视做后WTO时代,那么,在这样的时代,我们必须要思考以下三方面的命题:首先,对中国经济来说,我们必须考虑如何保持经济的可持续发展。其次,从中国的外汇储备以及中国企业自身的需求来讲,这个年代又是中国企业大规模“走出去”的年代,我们需要的思考的是,怎么样才能让企业“走”得更好?第三,这个时代还将是国际规则发生巨大变化的时代,历史来看,每一次大危机之后,都会促进规则的变化,而中国恰恰在这时,已经拥有一定的国际话语权、参与权与决定权,在这样变化的世界中,中国的地位与作用又将如何定位?  为产业升级腾挪空间  入世10年来,中国的经济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。一方面,从国内来看,过去我们的经济发展依赖大量廉价劳动力,但随着劳动力的短缺,随着劳动力工资的迅速增长,未来,这样的发展条件可能将一去不复返。另一方面,随着此次国际金融危机的发生、随着美国等西方国家致力于减少债务增加储蓄,我们外部的市场环境也在发生变化。  汤敏认为,从这种意义上来说,我们现在处于一种“破坏性创造”的时代。这样的年代,英国经济学家马歇尔在其1890年的著作《经济学原理》中曾经描述过。马歇尔把这种被称之为“创造性破坏”的经济发展突变期,比喻为森林的成长。要保持森林活力,就要更换树种,就要经历更新换代、推陈出新的过程。而在这一过程中,往往会出现两个问题:一是原来的树种对新生的幼苗会遮挡阳光,如何来保护幼苗?如何去砍伐老树种?二是一旦开始进入循环,就需要不断地更换树种。  汤敏认为,今天中国所遇到的一些经济问题,其实正是类似的问题。他分析说,从东亚地区的经验来看,劳动力优势的减弱将使中国进入一个产业结构发生巨大变化的时期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我们怎样去淘汰那些曾经非常成功的企业?  目前市场上对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讨论较多。汤敏认为,除了金融政策方面的原因,这一问题的出现也昭示我们,相当一部分中小企业已经到了生存的门槛上,因为它们面临的是一个“创造性破坏”的年代。在上世纪70年代的韩国和日本,以及上世纪80年代的台湾,短短几年内,产业结构都发生了巨大变化,都曾有过类似的经历。  “我们要为新企业腾出市场,腾出资金,腾出土地,实现产业的换代升级。但哪些产业应该发展,哪些产业应该被淘汰,由谁来决定?由什么来决定?”汤敏认为,后WTO时代,要解决以上问题,政府产业政策如何调整非常关键,这样才能保证一国经济在进入“创造性破坏”年代后,其发展着重于“创造”而不是“破坏”。  “走出去”要少交学费  后WTO时代,也是中国企业大量“走出去”的年代,“我们怎样才能走好?我们应该创造一种新机制,把外汇储备和对外投资结合起来,同时还应探讨怎么样能够让‘走出去’的企业尽可能少交学费。”汤敏说。  汤敏认为,中国企业“走出去”可以有多种形式,“我们不一定非当大股东,我们也可以通过投资,在董事会里保证一个席位,这些都是十分需要探讨的领域。”  未来3~5年,发达国家经济恐将缓慢增长,世界经济的真正推动力可能来自发展中国家。我国高额的外汇储备以及中国企业的能力,使得中国对发展中国家的投资成功几率会比较高。“这时候,我们应该建立一种机制,对发展中国家进行较大规模的投资。”汤敏建议说。  汤敏认为,目前制约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基础设施建设滞后,而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能力和技术举世闻名。汤敏提出,不妨考虑由基础设施投资来带动中国企业“走出去”。  把握机遇提升话语权  当前欧债危机并未得到缓解,中国“救不救”欧洲也成为全球热议话题。汤敏认为,“这一话题本身就是个伪命题,因为中国是救不了欧洲的,最多也就是我们参不参与救助。”  汤敏认为,参与不参与救助欧洲?如何参与救助欧洲?参与到什么程度?这其实涉及到后WTO时代中国的国际战略,也涉及到全球化趋势下中国的中长期目标,更涉及到我们有没有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,以及如何增强话语权和影响力。  每一次大危机之后都有一次大的国际规则特别是经济规则调整,如1929年世界经济危机之后,全球金融体系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。这一轮国际金融危机也正在催生新的国际规则的产生。汤敏认为,中国其实正在面临难得的一次国际规则的大改变,这一变化涉及到中国未来几十年的国际发展空间问题,这对中国来说是非常好的机会。  “但是我们准备好了没有?”汤敏认为,一些国际经验教训值得我们思考。当今的国际经济环境给了中国提高话语权的机遇,但中国如何把握,却是个挑战。

成都看男科哪家好

七台河白癜风医院

人流去哪家医院

黄浦白癜风医院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