淘气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淘气堡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如果可以请你记得我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5 21:50:44 阅读: 来源:淘气堡厂家

1、

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来佛前,跪在佛前,她闭上眼双手合十,虔诚地低下头。

还是同样的问题,还是同样的虔诚。上苍还是没有给她答案。她是如此的虔诚,却还是没有要到答案。安小眠睁开眼失望地想站起来,眼神流转之际,又马上闭上眼再次祈祷。然后再次睁开眼,侧头看了看,才站起来转身离去。她做这一切的时候,似乎根本不在意身边还有人存在。而那个人在她进来的时候,就已经在这殿内。

出了殿门,她在门口的小店买了一个许愿牌,写了几个字,然后抛到门口的许愿树上。可惜第一次没抛上去,拣起来再抛,还是没抛到她想要的高度,掂起脚来想拿下来再抛一次,没有拿到,沮丧。只能这样了,安小眠双手合十再次低声地祈祷。

如果可以,请让我再次遇见你;如果可以,请你记得我。

2、

才放下行李,就陪奶奶来这寺庙里还愿是洛萨很不情愿的事情。可禁不住奶奶的唠叨,奶奶是他家最疼他的人,他又怎能拒绝呢?

趁奶奶在跟主持聊天的时候,他在寺庙里逛了逛。已经秋天了,空荡荡的院子里有许多的落叶,鲜有人迹。小弥散都在做功课,低沉的钟声、木鱼声、默颂经文的声音交杂在一起,给人一种远离尘嚣的感觉。古人云,山中数日,人间数载。他此刻才领会到,才来一个上午,他却已经觉得离开人世很久了。

绕过前殿,来到后方的小殿。这里更安静,空空的殿堂里没有任何人。他正想抬头看看殿里雕梁,忽然看见一个白色的影子飘了进来。转身看过去,一个尘外的女子,虔诚地跪在了佛前。说她是尘外的女子,是因为她那身衣服,现在很少有女子穿成她那样的。及脚络的白长裙,裙踞上坠了同色系的大大小小的珠子;白色的丝制收腰上衣,喇叭形的袖口齐肘绽放出层层白花边,像是两朵重瓣的睡莲。她似乎没发现他的存在,还闭上了眼,在祈祷着什么。

他忍不住走过去,跪在她身边的蒲团上,侧着头静静地看她。她有一张小巧秀气的脸,不算惊艳,却自有一番味道。再仔细看似乎有些眼熟,有些像记忆里的那张娃娃脸。她脸上的表情是如此的丰富,平静、沮丧、微笑,一瞬间,她换了三个表情而且眼睛开了又闭。最后侧头看了他一眼,眼神里有惊喜有失落,一秒钟的时间又平静地站起来离去。这样的女子是来求什么呢?心里忽然有点想知道她来佛前求什么呢?

她起身在门边的小店买了个许愿牌,写了几个字,并虔诚地抛到树上,她抛的似乎还没到她想要的位置,掂着脚想拿下来重抛。他走过去想帮她拿下来,走到她身后,她已经在祈祷,这一次他听清楚了她的祈祷。如果可以,请让我再次遇见你;如果可以,请你记得我。

蓦然心底哗哗地开了条口子,有什么流了出来,酸酸的让人有点难受。

3、

走在回去的路上,安小眠还是不相信眼睛看到的一切,忍不住把手指放进嘴里咬了一下,疼,是真的。她看到的是真的。洛萨回来了,他真的回来了。上苍一定听到了她的祈祷,在相隔了九年之后,让他回来了。

一个女子有几年可以浪费?你再这样固执下去,我要伤心死了。这是纪云帆在电话里时常唠叨的一句话。每次她都是笑笑,27岁了,是的她还有几年可以这样虚度。这些年,她活得落寞而寂寥,她的青春就在等待里慢慢地流逝。她很清楚的知道,这样的等待也许不会有什么结果,;她也明白生命是一瞬间的事情,然她还是愿意等待。

人前,她已经是一家大公司的业务主管。每天穿着经典的职业装,穿梭在深蓝的卡间里,有着优雅的仪态,精致的妆容,是新进来职员的前辈。人后,她固执的守着那份不知道会不会再见的初恋。不与人多来往,也不多参与不必要的应酬。这纷乱的职场里,她独守着心中的那份坚持。

不是没遇到好的男人,也不是看不上别人什么,是她没了热情,没了那份再去爱一个人的心。她的心在九年前,就已经失落,就已经沦陷。

4、

那时候她胖胖的,长的特别白嫩,是高三的学生。原本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。她是他们手心里的宝贝,是同学眼里的公主。那时候什么都不在她的眼里,她一心想着去彼岸的浪漫之都学设计。当手续都办的差不多时,父亲却出事了,因为受贿被抓了起来。母亲也受到了牵连,惊吓过度,心脏病发作,离开了人世。她也没去成梦想的国度。

忽然一夜之间,家被封了,她从公主一下子跌到了贪污犯的女儿,同学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,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。原本围在她身边的一堆同学都散了,看到她都当没看见一样。许多老师也对她另眼看待,只有英文老师,季老师对她一如当初。慈眉善目的季老师长的很像庙里观音菩萨,安小眠每次看到她就会想起母亲,眼睛就会流汗。

家没了以后,她一直居住在一个租来的小房子里,房子很小也很旧,好在租金不贵。她算了一下,母亲不记名存下的那笔钱和首饰,省着点用,还能够撑到她读完大学。

每天她都孤单的一个人来来往往,很小心的数着一天天的日子,她心里很害怕可是却没有办法。她希望高考快点来临,这样她就可以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,到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去。

洛萨就是在那样的日子里,出现在她隔壁的房间里。他租了她隔壁的房子,每天他跟她差不多的时间出门,也在差不多的时间里回家。总是她走在前面,他跟在后面。他是一个安静的人,有着一张温和的脸。时间久了,他们偶尔也会打声招呼,渐渐地也知道了他的名字,洛萨。他是Z大的大学生,因为已经在外面实习,想离上班的公司近一点,所以就找到了这个房子。

他有时候叫她娃娃,有时候叫她小眠。她问为什么叫她娃娃?他说因为她胖的可爱。

他从来不问她为什么一个人住在这里,也不问她任何事情。但是会经常给她带一些吃的回来,有时候是面包,有时候是水果,还有几次是他妈妈做的菜,他说反正他也吃不完,浪费了可惜,就请她帮忙吃掉一些。她一开始理也不理,他就把东西放在她的窗台上,又或者索性放在公用的厨房里。有一次她不吃,他就笑着故意说,你怕我下毒吗?那我先吃给你看。然后一口吃下去,当着她的面大嚼起来。看着他的表演,她笑了,是她家出事以来的第一次开心的笑。然后她的眼泪就出来了。

洛萨好像是被吓到了,红着脸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好。忽然他伸出手,轻轻地摸去她脸上的泪,不管怎样你都要爱惜自己,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。

就这么一句简单而真切的话语,像水面的涟漪慢慢地渗透进了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。以后的日子,她还是不多言也不多语,但内心有了一丝快乐的痕迹。因为洛萨。

5、

日子很快就过去了,她凭着出色的成绩考进了北方的一所艺术类高校。拿到录取通知书的哪天,她兴奋地从背后抱住了正在厨房里洗手的洛萨。

洛萨我考上了,我考上了。安小眠忍不住把头靠在他的背上,眼泪湿了他的衣裳。洛萨是善良的,他一动也不动地站着,好久好久,等她平息了心情,放开了他。他才说,小眠你是好样的,去换件漂亮的裙子,让洛大哥带你出去庆贺一下。

她进房间换了一件很久很久没穿的裙子,那是母亲送给她的生日礼物,她还没机会穿,家里就出事了。很漂亮的粉蓝裙子,袖口和裙摆有层层叠叠的花边,她把头发披了下来,这样她看起来很清纯。当她走出房门的时候,她看见他的眼睛亮了一下。真漂亮像一个洋娃娃。他由衷地夸她。她脸上火辣辣的。从来没人叫她洋娃娃的,只有他这样称呼她。她也不恼,心理还有些喜欢。

洛萨第一次推出他的那辆自行车,上来小眠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,祝贺你考上了好学校。他长腿一跨就蹬上了车,斜踮着脚让安小眠上去。

她小心地提着裙子,侧坐在了后架上。他骑的很稳,有点颠的地方,他都会提醒她坐好了。她坐在后面,想把手伸过去环住他的腰,却又不敢。风把他身上淡淡的柠檬味送过来,她不禁有些迷醉。他喜欢用柠檬味的洗衣粉洗衣服,这点她早就看出来了。

她喜欢这种味道,她也喜欢他。可这是她心里的秘密,不能告诉他,也不能让别人知道。她是贪污犯的女儿,她又有什么机会去喜欢洛萨呢?

到了。他把车停了下来,小眠才回过神来。

从车上跳下来,环顾四周,才发现是一个很不错的院子,边上种着许多花花草草,两层高的小楼爬满了爬山虎。这是什么地方?

我家,我妈妈让我把你带回来,她要祝贺你,她一直说你是个好女孩。洛萨笑。

你妈妈?小眠疑惑地看着他。

进去就知道了,她等你好久了,还给你做了很多好吃的。有时候我都有点妒忌你,到底谁是她孩子。你先进去,我去接个人。洛萨说完就骑着车子走了。

安小眠满是疑问地看了看周围,好半天才去敲那扇绿色的门。门开了,一张熟悉的脸,是季老师。她楞住了。

季老师把她拉进房子,小眠才明白过来。一定是季老师安排的一切,洛萨才会搬到她的隔壁,她是不想让她一个人没人照顾。她忽然就扑进季老师的怀里大哭,似乎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。季老师安慰着她,轻轻地拍着她的背,像妈妈一样。

洛萨回来的时候,带来了一个白衣似雪的女孩子。她叫简蓝。是洛萨彼时的女朋友,她长的很美,瘦高的个,雪白的肌肤,灵活的眼睛,笔挺的鼻子,是小眠有生以来见过的最美的女子。看见她,安小眠不仅对自己非常的不满意起来,相比之下,她显得如此的臃肿。简蓝微笑着走过来拉着她的手,你就是我们洛萨口中的安小眠吧。

小眠笑了笑,她的声音真好听。简蓝、洛萨真是一对比翼双飞的名字。

季老师笑咪咪地走过来,拉住简蓝的手,小眠是我最优秀的学生,简蓝来看看阿姨今天给你们做的菜。

她们一起走进了厨房,看着她们的背影,安小眠明白了,洛萨于她来说,只能是她可以观望而不可以走近的人了。

6、

把一切都收拾好,安小眠没有跟季老师和洛萨告别,就一个人孤单地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多年的城市。到学校安顿好后,才写了封简单的信给季老师,报了个平安。

此后,她把心锁了,很少说话,也从不回去。她没有家,季老师来过好几封信,让她回去过暑假。她没去,她都回信说要打工,要参加培训班。

大三快开学,接到洛萨的电话,他说他要走了,跟简蓝一起去美国读硕士,让她以后放暑假都回去,他妈妈很惦记她,他让她听话,别让他在美国还要担心她。

她无言地挂了电话,才知道泪早已经打湿了衣襟。心里却暗暗发誓,她不回去,她就是要让他担心她,即使他在美国,也要让他担心她。

那以后她真的很少再跟季老师联系,连信也很少回了。她一个人在北方,孤单着,落寞着,寂寥着。她没有了他的消息,却无法把他忘记。那淡淡的柠檬香,那淡淡的言语,“不管怎样都要爱惜自己,以后的路还长着呢。”都深刻在她的脑海里。她学会了保护自己,不管发生什么事,她都能静静地去处理,去分析。看起来一切都好起来了,她却明白,缺了他,她寂寞。

在北方的城市工作了一年,她父亲出狱了,身体状况很不好。她担心他的身体,辞职回到了老家Z城。安顿好一切,凭着熟练的口语和精练的简历,她进入了Z城最好的广告公司赛亚,成了一个职业策划人。

在赛亚做事的人,都有着一条秘而不宣的规定,不谈私事不抢风头,在这样的公司做事,你只要做好自己手里的事情就可以,功过上层自然会看得十分清楚。在这里没有人在上班期间,交头接耳,也没有人自以为是,谁都凭自己的真本事吃饭。她喜欢这样的工作环境。

小眠本是个安静的人,每日神情安然,瘦削的脸上,有着一丝淡淡的笑,显得那般的和善又难以亲近。彼时,她已经出落的如一株离岸很远的莲,亭亭的在水一方吐露着芬芳。

7、

认识纪云帆是没有理由的,他就像一块橡皮糖一样的粘上来。他是她来赛亚后,接手的第一位大客户。他是另一家大公司的主管,海归人士,有着深厚的背景资料。

纪云帆总说我第一眼看见你,就知道你是我要找的人。对此安小眠是见怪不怪,在认识的最初,因为她就坦白的对他说过,她心里有人。为此纪云帆还怨恨她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,她的以往他来不及参与,那他希望未来的日子可以保护她。

她摇头,他只能妥协。那我们做朋友总可以。看他无奈又诚恳的样子,她点了点头。就这样他时常出现在她身边,别人都以为他们在恋爱,个中原因纪云帆自己最清楚。他们不是恋人,始终都不是。她的心结他解不开,她也不想解。他能做的就是陪着她,希望她自己能有一天走出心狱。

在纪云帆的眼里,安小眠是一个矛盾的人,她有敏感的神经,也有着倔强的性格。在人前她是干净利落的职业女子,在人后,她是优雅妩媚的女子。她可以在上班的时候穿阿玛尼,端庄如处子;也可以在下班后屐上绣花拖鞋锦衣夜行,妖媚如狐狸。她喜欢一切剧烈,刺激的运动,她也习惯了每个月去一次庙里,烧香祈祷。静与动,正与邪在她身上融合为一体。也正是看过了她人后的一面,他很担心她。他不知道她经历过什么,但他猜想她一定经历过大悲大喜的场面,也一定有着难以言说的心疼。于是,他静静地守望着,希望她有一天忽然看到身边的他。

安小眠不是不知道纪云帆做的一切,只是她没有心思去承担而已。她在回Z城的最初,就在季老师哪儿知道了洛萨的情况,她的心里就再也看不见其他的人了。

洛萨去美国后没多久,简蓝就离开了他,跟她的导师结婚了。洛萨为此转了学校,转了专业,去学了什么环境保护专业。毕业后就参加了什么环境保护救援小组,游走在世界各地开展工作。季老师担忧地说,洛萨他不是在真心的在工作,他是在流放自己,不知道何时他才会想清楚,简蓝本来就不适合他,她的离开是必然的,简蓝是个很清楚自己要什么女孩,她爱洛萨,可她等不及洛萨可以给她的一切。

她无言地安慰着头发花白的季老师,才几年没见,季老师居然老了那么多,她的心里一定很担心洛萨的状况。

从季老师家里出来,她就去了城外的寺庙,很多人都说在哪里许下的愿很灵验。她依然清晰地记得写下的第一个愿望:安小眠希望洛萨能平安归来。她在佛前祈祷,只要他能平安归来,为了洛萨她愿意成为一个虔诚的信徒,哪怕一生吃素。

起先,她还按季老师给的地址给洛萨去过几封信,她在信里称呼他洛萨,虽然他自己一直称呼自己为洛大哥。每一次信都石沉大海,了无踪迹。也许他不想回吧;也许他根本就不记得安小眠是谁了;也许他很忙。再后来她也不写信了。只是她每月都会抽时间去庙里一次,每个月都会写一个许愿牌抛到许愿树上。

8、

时光如水,又是4年过去了。她已经抛了50多个许愿牌到许愿树上,他还是没有回来。

上个月她去看季老师时,老师告诉她,洛萨可能会回来,他已经结束了在非洲的工作。她就想着,他真的要回来了,看来她许的愿上苍听见了。

于是在这个寂静的秋日,她又来了寺庙。虔诚地跪在蒲团上,她私心里还问了一个她问过N遍的问题,如果遇见洛萨,他会记起她吗?四周寂静的很,没有任何声音。这么多年了他一定不会记得当初的洋娃娃了,失望地睁开眼,眼光流转之间,忽然发现一张记忆犹新的脸,就在她旁边,洛萨,那一刻她差点惊叫出来,马上又闭上眼,微笑着在心里感谢上苍。他回来了,就在她身旁,这么意外的相遇让她觉得不真实。他还能认出她吗?

再次转头看,她发现他脸上都是疑惑,没有惊喜。心瞬间纠痛起来,他没认出她。他不记得她了,她有些失落地走到门口,写了许愿牌,这一次她写了:洛萨,不管分隔多久,我依然爱你,希望你也能记得我——安小眠。她希望再见的时候,他已经记起她是谁了。

她把它抛到了许愿树上,她想抛到最高,都说抛到最高,愿望就可以很快的实现。可惜没有抛到最高,她只能再次闭上眼,对着许愿树祈祷。如果可以,请让我再次遇见你;如果可以,请你记得我。

洛萨回来了,他好好的回来了。她的祈祷上苍都听见了,他真的回来了。那么她刚才许的愿上苍也一定会听见。如果有缘,一定会让他们再相遇的。她逃一样得离开了寺庙,心跳都加速起来。

9、

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女子,居然可以对他视而不见。洛萨看了看自己,白衬衣,薄牛仔,没什么失礼的地方呀。虽然在国外生活了好多年,却一直没觉得自己有多大的变化呀,最多也就变黑了,变瘦了一些。当然还变老了一些,其实也不算老,应该说是成熟了一些。

他站在许愿树下,抬头看着树上那些密密麻麻的许愿牌,不禁摇摇头,如果心愿都可以这样实现,那是多不现实的事情。还没等他走开,上苍似乎惩罚他的不虔诚一样,把一许愿牌咂在了他头上。有点疼,他忍不住把牌子拣起来看了看,我希望洛萨能平平安安归来,安小眠。2004年3月。他傻了一样站在树下,现在是2004年9月,半年前的愿望。安小眠,他的眼前闪现哪个胖胖的、孤单的身影。她还好吗?那么久没见,她还好吗?

看看牌子,他忽然想到了什么,掂起脚一块一块的翻看那些许愿牌,他又找到了四块希望他能平安归来的牌子,分别是2004年2月、4月、6月、7月。许愿人都是安小眠。他拿又问小店里僧人,师傅,有个叫安小眠女孩子经常来这里许愿吗?

僧人答到,哦,你问安施主呀!她刚刚就来过,她每月都会来一次,四年多了没断过。这树上的牌子要不是一年清理一次,应该她的牌子最多了。

她刚来过?洛萨皱起了眉,他忽然想到了刚才的哪个白衣女子。师傅是刚刚这位女子吗?

是的,她……。没等僧人说完,洛萨拔腿就往外面跑去。山门外树影参差,连个人影也没有。

他又回到许愿树下,想着刚才她抛牌子的样子。他走到她抛牌子的地方也象征性的往上一抛,对了,一定就在这里。他走过去找看起来最新的牌子,没一会儿功夫,他手心稳稳躺着一块写着他名字的牌子。洛萨不管分隔多久,我依然爱你,希望你也能记得我——安小眠。

我依然爱你,默念着这五个字,他眼睛湿润了。一直以为只有他爱别人份,别人从来就不会真心爱他。他那么爱着简蓝,却没有结果,于是他选择了逃避。直到觉得有足够的定力来面对一切,才决定回来看看。

却原来他错了,没有了简蓝,还有那么多人在爱着他,在为他着急担心,母亲还白了头发。看他平安归来,奶奶更不顾年迈拉他上山来还愿,只因为她曾经来这里祈祷过要他平安归来。现在又发现了自己原来一直被人爱着,而且爱了那么多年,他却浑然不知,他错过了什么?他很难想像一个女孩子,四年来每个月都到这山里来为他许愿一次,只希望他平安归来,只希望他能记得她。

自从去美国,他就慢慢失去了她的消息,再后来她似乎也消失了。真没想到,爱许多时候是这样的阴错阳差。安小眠,当年哪个孤单倔强的洋娃娃,现在居然这样的纤瘦,影子却还是那样的落寞。他到底做了什么让她爱了他这么年?她怎么变的如此瘦弱?

她一定认出了他,想着她刚才的表情,他心乱如麻。耳边清晰地回响着两句话,如果可以,请让我再次遇见你;如果可以,请你记得我。她一定是伤心了,因为他没有认出她来。他该怎么做呢?

第二天早晨,下山回家。母亲已经做好了他最爱吃的饭菜,父亲也是满脸笑意的在桌边等着他。奶奶却是拉着他的手不放,看着这温暖的家,洛萨感到很愧疚。他撇下他们太久了。

吃好饭,陪母亲聊家常的时候,他提到了安小眠。母亲看看他说,小眠在赛亚工作,有时间她会来看看我,也会陪我去散散步,很温柔的一个女孩子。

她还好吗?结婚了吗?洛萨假装什么也不知道。

她没有结婚。母亲眼光如炬看着他,你还记得她呀?我以为你已经忘记了,她回来后给你写过信,可你一封都没回。母亲的声音里有责备有惋惜,更多的是遗憾。

信?他当然没收到,他时常随着救援队四处走,怎么可能收的到信?

去见见小眠吧!虽然她什么也没说,但我知道她等你很久了。别在让她等下去了,一个女孩子有几个9年可以浪费?母亲拍拍他的肩,给了他一张照片。照片上的小眠清瘦如一根竹子,照片背后写着她的地址和电话。

想了片刻,他知道该怎么做了。在见她以前,他要去做一件事情。那是他真心想做的事情。

10、

从昨天的蓦然相遇,小眠的心就提着,没有放下来过。她时刻的检查着电话,她想洛萨一定会给她打电话的。等了一天电话还是静默着,她不敢打电话给季老师询问洛萨的事情,也不能打,万一是她看错了,还不是徒然增加了季老师的烦恼。

这一整天她像失了魂魄,第一次把事情做毫无章法。她的紧张她的无措,都被来找她商讨策划的纪云帆看得清清楚楚。

当她再次把策划的要点说错时,他拉着她离开了公司。她也第一次无助的任他牵着手,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,她不知道为什么在等待了这么久之后,她会变得如此脆弱。她觉得胸口压抑的思念犹如火山即将爆发。这压抑了多年的思念,无处诉说,无人知晓。而此刻想再次见到他的念头,更如野草在脑海里疯长。她快忍受不住了。

也许他根本就没有回来,也许他根本就已经忘记了她,再也许他已经为简蓝伤心到了对任何事物都视而不见的程度。思及这些,她的脚步凌乱,浑身无力。

你怎么了?安,不管怎样你都得爱惜自己,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呢。纪云帆搀扶着她走出公司的大门。

不管怎样你都得爱惜自己,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呢!安小眠听到这几话,惊讶地侧头看着纪云帆。她不是不知道他对她的好,也不是不知道他的心。只是这句话已经有人对她讲过了,那个人就是洛萨。在她最孤单最无助的日子里,在所有人都唾弃她的日子里,只有洛萨勇敢地默默地在身后保护着她,虽然说的时候对她是怜惜多于爱,她却在那一刻爱上了他。

爱是一个人的事情,她也不是不明白,所以她一直都做的很好。却在重新看到洛萨的那瞬间开始,她的思念之堤就摇摇欲坠,她是不是太脆弱了。

而此刻听见纪云帆也说这句话,她似乎猛然被击醒了。不管怎样她都得坚强,她还有一位神经衰弱的父亲在疗养院里,等她养老送终。这么多年都过去了,再等一段时间又有什么?一定可以再见到洛萨的。她安慰自己。

她清醒过来,让纪云帆放开她的手。他放开她,让她等一下,他去开车送她回去休息。

低头,站在边上等车。她又不经意地沉浸到思绪里。根本没注意到已经走到她面前的洛萨。

小眠,洛大哥今天做香菇面,你要不要来一碗?洛萨在窗外喊。

洋娃娃,洛大哥要出去一下,你把门窗都关好,我马上就回来。洛萨在门边轻轻说。

……。

哎往事如烟,他一定都忘记了。

11、

看见小眠被人从公司里搀扶出来,洛萨差点紧张地奔了过去。小眠是怎么了?她的脸色那么苍白。怕贸然上去惊吓到她,他悄悄地跟在他们后面。

搀扶她的男子长的气宇轩昂,看小眠的眼神里都是关切,看起来他很爱她。

这是一个强劲的对手,洛萨忽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。他喜欢上小眠了,他被她所做的一切感动了,她用人生里最华美的年月,等待着他到来。他又岂能不来?

也许是搀扶她的男子说了什么,小眠忽然脸色变了,她脱离了他的搀扶,独自站在了路边。那搀扶他的男子,回身往车库的方向走去。不能让他带走小眠。洛萨快步走到她的面前。她却似乎沉浸在她自己的思绪里,根本就没注意到他。

小眠,你好吗?忽然有一个在脑海里翻滚了无数次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。

寻声望去,一张大大的笑脸出现在她面前。洛萨,真的是你吗?她不敢确定的伸出手,想摸他的脸,还没碰到她又缩回了手。看她犹疑,他果断地抓着她的手,放在他脸上。是我,我听到了你的祈祷就平安回来了。

她诧异于他的举动,但是还是把手放在了他的脸上,她是第一次这样真切的摸到了他的脸,她不是在梦里。真的是他,他记得她,她的祈祷上苍听见了。

当小眠抬起头看他,她晶莹的眸子让他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心意。

等她回过神来,他牵着她的手慢慢地踏进了人流。她看着他什么也没说,微笑着并安心的把手放在他的掌心里,任他牵着她走。

这一幕正好被开车出来的纪云帆看得清清楚楚,正想下车去看发生了什么事,他发现,安笑了,而且笑的那样真,这些年来她都没这样笑过。她看他的眼神让人羡慕的想流泪,似乎哪个拉她手的人是她的神明。

他懊恼地拍了拍方向盘,这下子他是真的出局了,

12、

什么也不说,两个人一直到了许愿树下,也没有分开手。

静静地站在树下,洛萨说,昨天我也在树下许了许多愿望,你想看看吗?

可以看吗?不是说看了就不灵了吗?

洛萨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许愿牌放到她手上,要是不看我怎么知道你的愿望是什么?洛萨不管分隔多久,我依然爱你,希望你也能记得我——安小眠。

啊?你怎么找到了,在这么多的牌子里。她看着他的眼睛,他的眼睛里一派清朗。

有心就可以找到,不是吗?请你抬头看看,好吗?看看我的愿望如何?他说的那样地诚恳。

她抬起头,看见一树的许愿牌,都在风里晃动着。牌子似乎比昨天她来的时候多了许多。他忽然把她抱了起来,你再仔细看看。

她伸手摘了一块,看见上面清晰的写着:洛萨也爱洋娃娃,希望她永远快乐。她又摘了一块:洛萨希望洋娃娃——安小眠永远幸福。再摘一块:洛萨希望跟洋娃娃永远生活在一起。

天哪,洛萨,你写了多少个永远的许愿牌?她低头问他,眼泪滴在了他脸上。

你四年来写了多少,我就写了多少。我现在的愿望比你大多了,我不止希望你记得我,我还真心的希望你永远快乐,也真心的希望我们以后永远不再分离。你的愿望太渺小,只希望我记得你,这很容易实现的。我的愿望都很大,虽然也来得晚了一些,你还愿意帮我实现吗?

真的吗?你真的要我帮你实现愿望?

是真心的。接下来让我来爱你很久很久好吗?

洛萨放下安小眠,把她揽在了怀里。她在他怀里很久很久才抑制住哽咽声。周围寂静下来,满树的许愿牌在风里晃动着,她抬起头伸出右手掌,轻轻地放在他的额头上,我愿意实现你的愿望。

都说在这里许愿很灵,看来是真的。洛萨真的回来,而且依然记得安小眠。那么安小眠也一定能实现洛萨的愿望。为此她深信不疑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